DSC_9552.jpg

05082011 (w/ Chef Julie& Matthew)  

學期一開始時老師說,甜點初級課程進度,坡度很陡~很陡喔!

意思是,大家給我皮繃緊一點,加緊練習。

當時,心中嘀咕:陡?是能有多陡?(暗暗翻白眼)

 

這個月踏入蛋糕做很多階段,

前一天還是輕輕鬆鬆棒蛋糕

隔天就換到奶油抹不勻,而且巧克力畫的很kinky之整顆覆盆子蛋糕了!

蛋糕體的進度,

從有加baking powder絕對會蓬鬆,進化到了徒手!對!徒手打發全蛋海綿蛋糕。

兩堂蛋糕課之間的連線,有45度的陡度吧?!

 


覆盆子抹醬。

P1170072.jpg  

同天還有示範蛋糕捲,捲起來之前的蛋糕片。

P1170070.jpg  

老師左手端著蛋糕,右手俐落的為蛋糕抹上法式奶油霜。

重點一:奶油霜要均勻的蓋住蛋糕體。

重點二: 蛋糕圓面跟側面的角度要利銳。

抹完奶油後,要做巧克力擠花。

示範兩款,比較流行現代感的流暢曲線,跟經典的一氣呵成的花邊框框。

P1170080.jpg

P1170081.jpg  

另外還示範了,巧克力在中間的圖案。

P1170091.jpg

小朵玫瑰擠花。

P1170094.jpg  

還有蛋糕捲。

P1170086.jpg  

本日runway

P1170089.jpg  


試吃時間,

蛋糕夾層有沾上覆盆子酒的糖水,溼潤好吃

P1170100.jpg 


這天實作課,我們有馬修老師。

好幾次,我喊他想請他過來看看我的法式奶油霜,溫度降的差不多了嗎?可以加奶油了嗎?

都呼喚不過來。

我想,可能我聲音太小了,索性,跑過去請他過來看看。

站在他身邊,痴痴等~痴痴等~苦惱找不到可以插話的小空檔阿! 

他終於自己停住聊天:"各位!不要再跟我聊天了!我們這位同學好有耐心,我要去看看她的奶油霜了!"

我說:"吼!原來你一直都知道,我跑過來站在你身邊很久~很久~了!幫我看看我的奶油霜啦!"

(鼻孔噴火!)

 

法式奶油霜準備好,在蛋糕上塗塗抹抹好一陣子。

蛋糕抹奶油這事兒,

就像是未乾的水泥牆,指頭摳一下一道凹痕,無法克制的再多摳幾下以為可以抹平些,

卻只會產生更坑坑巴巴的結果阿!

終於抹到自己覺得再也不可能更光滑平順(也就是說,其實根本就還很坑坑巴巴。),我決定收手。

然後,更緊張的就是.....要在好不容易抹好奶油霜的蛋糕上,畫巧克力線條跟擠花! 

P1170102.jpg 

第一顆蛋糕,複雜的擠花還沒法辦到,總是play safe的我設計簡簡單單線條。

馬修老師說看起來太簡單了,奶油花要大朵點,巧克力線條也要再花俏些。

IMG01312-20110805-1523 copy.jpg  

自己感到蠻驕傲的,覺得這顆蛋糕真有我的影子阿!是顆留白很多的蛋糕XD


一路上遛蛋糕回家,是每次下課後的光榮時刻。

一位阿公叫住我:"你做的蛋糕?"

"對阿!" 幾乎是用that's my girl的激動口吻承認。

"好漂亮!也好有熱量阿!" 雙手拍拍肚皮。

DSC_9554.jpg

DSC_9553.jpg

回家後我跟格仔老公說,以後我的蛋糕要走粗獷風格,抹的奶油霜要走批土不抹平路線。

但是阿!這顆蛋糕,是要考試的,抹平奶油之術,還是得練一下。

DSC_9560.jpg  

 

    妞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